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_偷偷撸怎么上不去了_求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哥哥撸婷婷五月色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与父亲渡周末
 

    我与父亲渡周末

    时间:2018-02-09 今天真是一个难得的日子,少有地家里只有父亲和我二人,这使我感到非常高兴. 我一直以来都努力地让他感到满意和骄傲。可是父亲每日忙于工作,当他回家时,我大多是已经回房睡觉去。但当父亲假日在家,我都要和母亲哥哥一同分享他。然而,这一个夏天,哥哥去了露营,只有我一人呆在家里. 而我的母亲,却忙于她的高尔夫球,要不然,她便是去了海滩,使我总是单独一人留在家里. 就在这个星期四的晚上,父亲忽然对我说,叫我收拾一些衣服,打算和我去露营. 我一听见,高兴得整个人跳了起来,蹦蹦跳跳的跑回房间去,开始收拾我露营的必需品。回想只有我和父亲单独二人的情况,我已记不起上次是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太久了吧。当我收拾好一切,便带着微笑睡去。今晚我真的很高兴,看来父亲会和我呆一段长时间呢。 我愉快地跳上父亲的汽车,并坐在他身旁。开着汽车的音响,耳里听着轻快的音乐,眼里看着窗外往后飞走的风景。偶尔之间,也会看看身旁的父亲,不由感到有点惊奇,因何父亲会单独和我一起旅行?饶是这样,但我的心里,真的非常开心。 以我这个年龄,确实长得有点矮,属于小巧玲珑型。在学校的男生们,大都是这样认为,但我有一头棕色的长发,绿色的眸子,漂亮的脸蛋,如此可爱的外型,总是受到旁人的美。我妈妈常说,我有着一张常常微向上翘,非常亲切性感的口唇。尽管我长得娇小玲珑,但我常有运动,身材倒也不错,有点肌肉型,很像我的父亲. 我抬眼看看身旁的父亲,五尺九寸高的个子,棕色的头发里,混合着一些灰色,同样有绿色的眼楮,只是嘴唇没我性感。不管怎样,我都觉得父亲很好看。 我们抵达营地,已经是晚上了。我从车上取出露营用品,父亲开始架起尖顶的帐篷。今日乘了一整天的汽车,也不想煮东西了,晚餐只好吃三明治。晚餐之后,我们决定在附近探索一下地形,发觉营地是盖在一处微向下斜的地方。太阳已渐渐下山,但四周还是相当光亮。真的很美啊!望着向晚的阳光,残阳如血,不住地变幻着颜色,一条条彩光,穿过眼前的松树。 我走在前面,父亲跟随在我身后。我一面走着,一面绕着父亲戏弄,彼此有说有笑,愉快的笑声响遍整个夜空。我们俯视着眼前这个壮丽的山谷,遍地都是青草,还长着不少野花,相当美丽。 这时,父亲也开始与我戏耍起来,还想假装推倒我,我立足不稳,只好牢牢抓住他牛仔裤的皮带,我知道父亲不是真的想推倒我,只是在和我开玩笑。便在这时,竟发觉父亲偌大的手掌放在我背部,而且温柔地来回抚摸。 我别无他法,只有移动身躯离开他。岂料他手上一用力,便把我转过身来,面朝面的向着他。接着他热情地把我拥抱入怀。这种热烈的拥抱,我感觉得到却与往日的完全不同。我能感到他强猛的力量,也能感到他下身的硬度。哇哦!我突然感到浑身火热,而我的胯间,也渐渐感到有些躁动和刺痛。 这种干扰,令我稍微紧张起来,我终于用力推开他。但我依然假装着这些只是一场游戏,但我心中非常清楚,这并不是。我告诉父亲已经很晚了,也应该回去了。父亲握着我的手,我们开始回去营地。 我们一路走着,父亲的手臂一直环在我肩膀,我很喜欢这感觉,就像我只属于他一人似的。我把整个身躯依偎着他,直往营地方向走去。 「天空依然是这么美丽。」父亲在我耳边说. 原本橙红色的云彩,现已逐渐被紫蓝色掩盖住。数百万颗星星,开始挂在半空闪动。在城市的时候,总是无法看到这么美丽的景象。 父亲又提议︰「回到营地后,不如先换上睡衣,再燃起一堆火,我们可以看一整夜星星,或许可以看见流星也说不定。」 回到营地,我向父亲说,换了衣服便马上回来。当我脱掉内裤时,竟发觉整条内裤已湿了一大片,而这种状况,便只有我在手淫时才会出现?这究竟是什么原因,莫非是因为刚才父亲吗?哪怎会呢?他是我父亲呀!我怎可能会这样想。 但这又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山岭的潮气? 我走出帐篷,父亲正坐在火堆旁,我走到他身前。父亲拍拍身边的毯子,并告诉我坐下来。我依言坐下,父亲把我拉近他的身边,让我倾斜地紧挨着他的身体,父亲温暖的身躯,使我感到很舒服。我将我的头靠在他肩膀上。而他的手开始绕了过来,接着在我腋下搔了几下。我格格的笑了起来,努力地扭动身体,想要离开他。可是父亲竟用力箍紧我,无可奈何,我只好放弃挣扎。 接下来,父亲拉起我宽松的睡衣,从我的脖子脱了下来,我整具青春完美的身子,全落入父亲的眼里,我想用手掩盖,可是我的手腕已被父亲握往,教我动弹不得。 父亲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缓慢地向上移动,直到他的大手握住我的乳房。 给父亲这样一捏,我的乳头马上硬起来,感到她们将要爆破似的。如此又胀又突的艰涩感觉,这是我不曾有过的。父亲的手指在我的乳房上运转,温柔地折磨他们。我很是害怕,但又舒服,只好闭上眼楮,慢慢享受父亲带来的快感。 接着我感觉父亲的头倚靠过来,开始吸吮我的乳头,并用手坚定地捏住我的手腕,让我无法作出反抗。我的意识慢慢开始迷糊,只听到自己的呻吟声!这感觉太美妙了,我的腰臀像有自己主意似的,自然地、淫蕩地抬起臀部摆动,没想到如此淫蕩的举动,竟然会发生在我身上。而这一切,都是我从来没试过的,让我感到一阵眩晕。 父亲不停地用力吸吮我的乳头,亦同时感到他的手往下移,来到我的两腿之间. 我本能地为他展开双腿,渴望他的爱抚。终于,父亲的手窜进我的短裤,抚摸我那湿得不成样子的阴部。我意识得到,我的脸已经变得又热又红了。 父亲放开我的手腕,双手扯下我的短裤。又再用力握住我的双腕,把我的双手推过我的头. 父亲开始分开我德双腿。我羞得闭上眼楮,但因为太过紧张,令我双腿紧紧的合着。说句真心话,我实在是惊吓过度,很想便此停止下来。这一切简直像做梦一样,实在令我难以置信,我和父亲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时之间,我整个人像飘飘浮浮似的。 便在此时,我感到父亲的舌头正在舐我的阴户,并在我突起的阴蒂上吸吮。 每当晚上我睡觉前,我都经常用手指磨擦自己的阴蒂,但现在的感觉,竟比自己抚弄好上百倍。 强烈的快感,让我开始大声呻吟,更使我挺高着臀部,尽量凑近他的嘴。他一面舔着我的阴唇,一面用手指插入,似乎是插入两根指头,但我却不能肯定。 继而父亲的大手,同时攀上我的乳房,用他的手指折磨我的乳头. 那是什么的感觉,竟然会如此地美好,虽然乳头有一点点疼痛,但在我体内深处,这种折磨是多么令人快乐。我开始迷茫,除了不想他停止外,再没有其它事情了。 我清楚地感到,父亲的手指在我阴户内搅动。我的气息立即急促起来,头部不停地晃动。我浑身是汗,身体也开始抽搐,一波又一波的欲潮不住冒升,而且越来越迅速强烈。 我终于高潮了,淫水汹涌而出。我高声呻吟,用力挺高我的阴户,紧紧贴住父亲的嘴唇。热潮缓缓下降,但我仍能感到心房使劲地敲打着。除了听到自己的喘气声外,再也听不到任何的东西。在我异常兴奋的当儿,我的一对手腕,竟被父亲用我的内裤捆绑住。接着父亲站起身来,从上往下看着我。我无法与他的目光相接,突然感到非常窘迫和害怕。 父亲站在我身前,我清楚地看见他胯间的巨物,把裤子高高的撑起。最后,父亲拉下牛仔裤的拉链,掏出他那又大又粗的阳具。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阳具,比我想像中还要粗大得多。他的龟头很大,几乎像夜空一样呈现着紫红色。我瞧着这根阳具,周遭像完全静止下来。 父亲对我说,要我含住他。我连想也不想,便依照他的话做,父亲告诉我,要我用力吸吮他,像吃棒冰一样。我照做,父亲不停开声教导我,要我如何做,如何吸吮他。不一会,我感觉到父亲的阳具有了极大变化。而他的气息也跟着急促。我心里很高兴,可以令他兴奋,令我觉得相当自豪。 父亲抓紧我的脑袋,不住挺动他的阳具,出出入入的插着我的小嘴,插得我腔内有点疼痛,但我却不想父亲停止下来。 父亲没有理会我,只是固定住我的头和手腕,粗大强壮的阳具,不停地往我喉头深处插,把我小嘴塞得满满的。我口部没有一丝空隙,只能靠鼻子来呼吸,令我感到十分辛苦。然后我听到父亲开始呻吟,而他的臀部动得更厉害,阳具用力的抽出插入,每一下都直插入我喉咙深处,突然之间,父亲射精了,全射进我的嘴里,让我能慢慢品的味道。 当我想把阳精吐出来时,父亲坚定地抓住我的头,我明白他的意思,别无他法,只好把父亲的精液馐下肚子里. 直到我把全部精液吞掉,父亲的手才慢慢松开,退了开去。我的双手还是给捆绑住,但我还是设法站了起来。我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跑回帐篷里. 我躺了下来,想着刚才的一切,最后终于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已经是黎明。 我发觉帐篷里只有我自己一人,但我听到,父亲正在照料着营火。我现在仍是全身赤裸,八月的早上,天气还是有点寒冷。我看看自己的手腕,依然是被捆绑住,我想了想,决定走出帐篷,要父亲替我解除束缚. 当我走出帐篷,父亲正在火堆旁喝着咖啡。我赤裸着身躯走到他面前,而双手仍是给那条内裤绑住,让我感到十分窘困。父亲抬起头,看见我站在那里,便放下手上的杯子。 「嗯!这样给绑着,太过羞人了?」我咬着嘴唇,低头瞧着地下,设法不听到自己的声音。 父亲站起来,用手抬起我的下巴。当我向上看他时,我看见他正向我微笑。 这种笑容,似乎有点嘲笑的意味,又像似对我感到很满意。他伸出手臂将我拥抱住,我感到一股爱意涌上心头. 父亲在我前额吻了一下。 「我的宝贝,你真是个很美丽的孩子。」父亲低声地说︰「我真不能相信,你竟是我的好女儿。」 我听得脸上一红. 「多谢你,爸爸。」我怯怯地说. 父亲从口袋里取出瑞士军刀,打开刀刃,温柔地把我手腕的内裤割断。 「为了让你感到羞耻,却浪费了一条内裤。」他笑着说. 「没问题的,我身边还有带着。」我格格地笑。 「好了!韩,你先洗把脸,穿回衣服,今日打算来一次徒步旅行。」 我返回帐篷,抓起衣服便跑到营地的浴室。我的心情很愉快,昨晚我和父亲已分享到那种东西,而且是如此地美好。我很想知道父亲是否还会和我做那个,但我能这样想吗?我迅速地梳洗完毕,跑回营地。吃完一顿早餐,便开始我们的徒步旅行。 今日天气很好。四周很凉快,夹着微微的暖意。天空碧蓝蓝的,没有一点乌云。我们向前走,直来到一条小径。父亲决定要挑战一下,当然他知道我也能应付。我们向上爬,攀过巨大的石头,最后我们到达山顶。这一段路程,我们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全神贯注的攀爬。 来到山顶,父亲提出应该吃午餐了。我记不起攀爬了多久,有好几小时吧。 我坐在一块大石上,俯瞰远处的风景。真的难以置信,几英里外的山谷,依然清楚入目。甚至那些空气,闻起来也与别不同。父亲给我一个三明冶,我边吃边想着昨夜的事。这似乎全部都是一种幻觉,但我知道并不是。我看看手腕,仍留着被内裤绑住的痕迹. 我怔怔的看着这个羞耻的标记,心里竟然有点自豪感。 当我望向父亲时,发觉他也正注视我。而在他的目光下,让我脸红起来。他微笑着问我,是否很好。 「是的,爸爸,为什么你这样问?」我问。 父亲站起来,并向我走来。「你今天看起来非常安静,你真的没事吗,我想得到你的答覆?」 他是开玩笑吗?「爸爸,我没事,我非常开心。因为有爸爸在这里,已经胜过一切,我真的很好!」我回答。 父亲在我的跟前停下来,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并把我的下巴抬起,让我的俏脸向着他。接着他弯下腰,吻上我的嘴。他一面吻我,而双手却不住地在我背上抚摸,还用力把我拉近紧贴他。父亲的舌头钻入我嘴里. 我不是第一次接吻,在学校时,也和一个男生来过几次。我把自己的舌头伸进父亲的口腔,并且和他纠缠起来,而我熟练的举动,令父亲有点惊讶。我们站住吻着对方,像永远不会完似的,彷 感到只是在做梦,世上再没有其它,便只有我和父亲两人。父亲终于停止,就站在我的眼前,而我也看到他胯间的坚硬。 我害怕起来,再不敢看他的眼楮。 他必定是发现我的窘迫,便对我笑着说︰「我们回去吧。」 我们沿路回去,爬下山回到我们的营地。我在路上不住在想,想知道今晚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在父亲的建议下,先去洗手洗脸,再去準备今日的晚餐。当我从浴室回来时,父亲已燃起炉火,我们安静地煮着晚餐,彼此的心中,可能都在猜测着一件事,而我所想的,却是父亲是否会和我做爱,把他那又粗又大的阳具插入我的阴道。我对性事已经很解,是从学校里的女同学得知。但他是我的父亲呀,我能和他做这件事么?但我不怀疑,父亲确实想要我。 虽然口里说说没关系,但当真正和父亲做爱,却是另一回事,或许我们会做和昨晚一样的事。是的,那种事情,确实令我感到很奇妙,我真的愿意和他再做一次。尤其是我被绑着双腕,虽有点小小痛苦,但那感觉实在令人兴奋. 我真是的,痛苦竟然会让我感到兴奋!我思索之间,却感到父亲的注视,我一面搅混那些汤,一面深情地看着他的眼楮。 「汤已经好了吗?我的孩子。」父亲问。 「差不多了,爸爸。」我告诉他。我很担心这顿晚餐,不知餐后会有什么发生。 在一顿蔬菜汤和煎蛋的晚餐后,我们彻底把一切清理好。彼此什么也没做,只是面对面的坐着,看住眼前的火堆。 「你和我这个老头在一起,会感到开心么?」父亲突然微笑着问我。 「当然,爸爸,我喜欢这样,只要能和爸爸在一起,我便很开心了。」 父亲同意地点点头︰「我也是。」并叫我坐到他身旁去。 我紧贴着他坐下来,并把身躯依偎着他。「我很爱你,爸爸。」我对他低声说. 我感到他的手臂围绕过来,将我抱住。「我也爱你,天使。」他也低声说︰「你真的令爸爸很愉快。」 我们就这样紧贴往坐着,父亲的手已缓慢地移动,沿着我的肩下滑,来到我胸前,直到他的大手握住我一边乳房。 「好饱满美丽的乳房。」他的语气,像似是发表意见。但我注意到,他的声音听起来确有点不同。 我因为感到酸软,不由格格笑起来。但父亲却没有因此而停手,隔着我的法兰绒衬衫,开始捏玩我的乳房,而他的拇指和食指,却夹着我的乳头捻弄,最后他把手探进我衬衫里,继续把玩着。 「你喜欢我这样玩你吗?」他问。 「喜欢,爸爸玩得我好舒服,真的很好。」我喘着气回答他。 我知道自己的声音有点乾涩,同时我已感到阴户变得很湿润。我不住地在父亲的爱抚下作出回应。 父亲向我说,叫我把衣服脱下。我不假思索,解开了钮扣,从肩上把衬衫滑下。他又叫我卧在毯子上,我依然照做,当他紧靠着我,并吸吮我一边乳头时,我开始浑身哆嗦。接着他的手向下移,然后松开我的牛仔裤,并且跪起来,弯腰脱掉我的牛仔裤,同时把我的内裤一起脱去,让我全身赤条条的卧着。父亲便这样的呆着,望着我的裸体好一段时间. 「你真的很美,喜欢我吻你下面的阴唇么?爸爸的宝贝小女儿。」他夸张地问。 我不敢睁大眼楮看他做什么. 却感到他在我双腿间跪下,把脸凑到我的阴户上,并用手指分开我两片阴唇,露出我鲜嫩的阴肉,同时开始吸吮起来。我已经很湿了,我能清楚听见他吸吮淫汁的声音。而且又用他的手指玩弄我,我只能尽量张大双腿满足他。这时,我极想有一件东西能插进去,填满我的阴道。我的阴道实在痒得要命,也快要疯了。 「爸爸……请……请和我做。」我真的想哭了。 父亲移开嘴巴,「要我做什么?我的女孩,告诉我,恳求我。」他的声音非常刺耳,命令着我。 「我……」我低声说. 「爸爸,我求求你,我需要……我需要你我,让爸爸的大阳具插入我里面。」 「我的好女孩,你可有给别人插过?」他问。 「没有,爸爸。我从没给人弄过. 」我告诉他事实。我仍是处女,只是有一次,而那次还是隔着衣衫玩的。 父亲站起来,拉下他的裤子。便跪在我腿间,并提着他的阳具抵住我,用他的龟头不停磨擦我的阴户。然后我感到龟头缓慢地进入。是了,这就是我想要的阳具。我还想要更多,我要父亲的整条阳具全插入我阴道。我再也忍不住,只好把臀部往上挺。 「你真是很淫蕩,如此猴急的要我进入,告诉我,你到底想要我多少?」他向我发着嘘声。 「是的,爸爸,请你我,我要爸爸的整条阳具插进去的感觉,求你快来我……」我哭着恳求他干我。 父亲移动了一下,接着他的大阳具强猛地插入。我登时感到一阵火烙似的疼痛,然后又一阵跳跃的隐痛。便在这时,他一出一入地移动阳具,开始抽插,接住又深深的穿刺,痛苦和快感慢慢混合起来。父亲有节奏的戳刺,我却尽量迎凑他。 哇!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童贞竟被父亲夺去,这是多么不真实,但又确实如此,而且给父亲弄,竟让我更加狂热!我感到他真的很粗大,一次又一次把我卷入深渊. 父亲抱紧我,并翻过身来,让我骑在他身上,而他的阳具,依然插在我体内。 「让你来爸爸,我的好女孩,用力移动你的臀部我,让爸爸在你炙热的阴道里射精。」 我运用我的膝盖和臀部,开始上下晃动臀部,让爸爸的大阳具不停出入我。 而我的汗水不停往下流,但两相比较,还不及我阴道的淫水厉害。父亲也开始挺动腰臀。噢?没错了,父亲似乎要射精了。我知道他快要来临,更加迅速的晃动套弄他。尽可能让他插入我子宫里,我努力地要他在我里面射精,当他用手玩弄我阴蒂时,不由令我感到十分惊讶。 「让我射精,得好,继续这样……让我们一起射精,我的好女孩。」他将接近高潮了。 终于,父亲射精了,我能感到他的第一枪,直射到我子宫深处,接着我也高潮,来得是如此地强烈。我骑在父亲身上,身躯不住地抽搐,阴精也狂泄而出。 我软倒下来,把头放在他胸上,享受那快乐的余韵。这时父亲还用力抓住我,阳具仍不停地抽插,像要把他最后一滴精液都挤出来。我们彼此移动臀部,汗水和身体一起慢慢的融化。我从没想过,原来结束的感觉是如此美好。 我们完事了,彼此拥抱躺着。我还认为已经打了一会儿瞌睡,只感到相当舒服。爸爸在我耳边说,我们也应该睡一会了。我滑下身体,并且站起来,才发觉父亲的阳精从阴户流出,我禁不住想尝一下他的精液,便用手指探入阴部,手指沾满了精液,接着我放入口中,把精液全部舔去。我竟然能品造出父亲精液的含盐量,而且还混合着自己的淫精呢。随即我发现父亲望着我,还对着我微笑。 「你真是个淫蕩的女孩。」他笑。 父亲握住我的手,拉我回到帐篷,那天晚上,我靠在他胸膛和手臂睡着。 第二天早晨,我们收拾好一切回家,距离家门尚有十五分钟路程时,我决定问他。 「爸爸,我们会再次这样吗?」我问。 「什么这样?你是指露营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嗯……嗯,做爱。」我口吃地说. 「我的宝贝,当然会。若不然,谁来教导你成为淫蕩的女人。」 我开朗地微笑起来,我几乎不能再等待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新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