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_偷偷撸怎么上不去了_求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哥哥撸婷婷五月色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家族传统
 

    家族传统

    时间:2018-09-21 孔泉从学校来,他很高兴,因为今天他的演讲得到了全校师生的认可,赢得了一片掌声。 他从小就很会讲,他凭着这个天赋在学校里骗了不少女孩子,每个被骗的女孩子都毫无怨言的继续让他骗。 现在,有十三个女孩子仍继续同他保持着性关係。 他有一个好友,是他的死党。 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家伙,也很得女生的倾慕,甚至比他更会玩女人,他的名字叫王欢。 王欢是那种天生就讨女人喜欢的男孩,凡见到他的女人,都会对他有好感。 而且,他不但能得到少女的好感,更能让少妇和中年妇女为他着迷!更奇的是,六、七十岁的老妇对他也「爱护」有加!孔泉最佩服的就是他这一点,把他视为「大哥」。 他的十三个马子各个都让王欢上过,他也觉得没什么。 女人如衣服,兄如手足!当然,王欢也常把泡过的马子让给他玩。 有时候,两人同时跟几个马子一起玩,玩得那些骚货上了瘾,经常约了兄俩一起玩性派对。 现在的女孩开放得很,只要泡上手,让她爽过几次,她的性慾就变得特别强,反过来她会不断的向你求。 「我来了!」孔泉边说边脱鞋,他家是日本式榻榻米布局,他的老爸是个中日混血种,所以生活习惯日本味较多。 「少爷来了?」管家张嫂笑嘻嘻的迎了出来,神情十分暧昧,虽然已四十六岁了,却保养得白白胖胖的,圆脸大眼,可谓徐娘半老,风韵尤存。 她在孔家已干了十二年,因十分识趣能干,深得老爷夫人的喜爱,所以早在八年前就当上了孔府的大管家。 当年她三十四岁死了丈夫,一个寡妇,带着两女一儿如何生活?幸一好心人将她介绍到孔府当拥人。 孔府乃大富豪,佣人的工钱远比一般富豪请的佣人高几倍,所以凡是进了孔府当佣的妇人都死心塌地伺候人,都希望长久在孔府当佣,谁都不愿再出来。 她本长得丰满白净,为人又善于察言观色,那孔老爷是个色中饿鬼,虽已有了七房姨太太,却仍然常打丫鬟和僕妇的意,自然不会放过她。 她也识趣的买弄风情,把一个丰满熟透的肉体让孔老爷玩个够,乐得孔老爷没多久就让她当上了大总管。 凡进了孔家的妇人,不论老少无不被孔老爷上过,但却无一人离开孔府,因为孔老爷除了好色外,其他方面对家丁僕妇却是极好,工钱给得高,待人和气,加上他人长得很帅,很有绅士风度,府中丫鬟僕妇个个都以勾上老爷为荣。 府中的女人,各个都是老爷的女人,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孔泉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自然人小鬼大,府中的丫鬟僕妇,他老少通吃,全部上过!管家张嫂自然也早成了他的胯下之骑,上阵不离父子兵嘛!孔府的丫鬟僕妇的阴户都成了他父子俩发洩性慾的乐园。 孔泉完全继承了父亲好色的性格,只要是妇人,不论老少美丑他都上。 他自己也隐隐觉得自己有点乖僻,他的血管里流着淫乱的血液,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遗传了父亲血缘?他曾听他上过的一个在他家干了三十五年的老僕妇说,他的父亲有乱伦的癖好,当年老僕妇只有二十岁时是父亲最喜欢的丫鬟之一,她曾被允许参加了孔家家族的一个秘密的乱伦性晚会,她亲眼目睹了孔家三代亲戚的相互淫乱的场面,她在那里被当着一个性奴,被孔家所有的人玩弄。 她给孔泉讲出这个令孔泉血脉激荡的秘密时,孔泉正骑在她那五十岁的裸躯上,用大鸡巴猛操着她的老穴,让她达到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孔泉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够做他奶奶的老僕妇,她聪明、漂亮、气质好,虽已年过五十,但身体丰满匀称,丰乳、细腰、肥臀如四十岁的美妇。 她名叫胡芳,大家都叫她作芳妈妈。 她有两个女儿,据她说都是和孔老爷生的,也就是说是孔泉的同父异母的姐妹。 这一点从父亲孔祥德对这俩姐妹的关爱就可得知是事实。 这俩姐妹从小到大的一切费用都父亲出,现在姐姐在父亲的公司上班,还是个部门经理;妹妹上国中,比孔泉底一年级。 芳妈对此很满意,孔老爷私下是很爱这两个女儿的。 孔老爷一直和芳妈还保持着性关係,孔老太爷来时也常找芳妈玩,芳妈虽然嫁了孔府的帐房先生扬大成,但当孔老爷来她们家时,扬大成就知趣的离开,一直等孔老爷玩够了离开后方才房。 他本也性能力低下,根本无法满足已到了如狼似虎年龄的芳妈的胃口,所以这顶绿帽子他是毫无怨言。 自从孔泉知道整个家族的乱伦秘密后,他就时常偷看妈妈或姐姐妹妹洗澡,每当他看到妈妈或姐妹的裸体时,他就感到淫乱的血液充斥着全身,他的大鸡巴便充血膨胀到极点!他真想冲进去抱住妈妈或姐姐那雪白肥圆的大屁股,狠狠把滚烫的大鸡巴操进去,可他一直都不敢,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和姐姐!在没有亲眼看到父母和姐姐的乱伦情景,他是不会冒险的。 这时他就会到芳妈或张嫂那去把慾火全发洩在她们身上,而芳妈和陈嫂会敞开肥美的老穴,任他那火热的大鸡巴尽情狂操,直到年轻的精液喷射进她们的老穴深处。 看见张嫂迎了上来,孔泉只觉得一阵火起,胯下的小立刻昂首挺胸将裤裆顶起个大包。 孔泉不由得心里苦笑,最近小很淘气,一见女人就来劲,尤其是遇见像张嫂这样的大奶子、大屁股的风骚徐娘,小更是激动的如一根烧热的大铁棒!(2)「老爷,夫人呢?」孔泉一边将外衣脱下来递给张嫂一边问道。 张嫂接过衣服道:「老爷、夫人还有七位姨太太、大小姐、二小姐、四小姐都到台南老太爷家去渡週末了。」 孔泉气恼道:「又去了!为何每次都不叫我一起去?为何单单留我一个人在家!」恨恨地走到客厅的沙发前重重坐下来,心想:「肯定又是去爷爷那里开家族性派对!四妹才念国中二年级,老爸让她去,却不叫我去!或许……是我瞎猜疑?」一时间脑子里东想西想个不停。 张嫂爱怜的看着他,帮他斟了杯茶放在茶几上,然后在他身边坐下,微胖的手轻轻爱抚着孔泉的肩背,道:「老爷说,少爷马上就要参加联考,让少爷在家好好用功!他怕大家打搅你,便全部叫去了老太爷那里。 还吩咐我们这些丫鬟老妈子要好生伺候你,现在家里这几十号人都要围着你一个人转!还有,老爷给你请了个家庭教师,週五週六上午都会来家里给你补课。」 孔泉道:「什么?我功课很好呀,老爸为什么给我请家教?」张嫂道:「听老爷说是你们学校的教导任,还是什么高级讲师呀!老爷是花了很多钱请的,说只有她才管得住你。」 「什么?!」孔泉脑袋里立即浮现出教导任贾珍静那带着金边眼镜的老姑婆脸,那可是全校学生公认的老姑婆呀!对学生最苛刻,脾气古怪,四十多岁了竟还是单身一人。 学生们背后都笑她是大变态,而王欢说她是少了男人的缘故。 孔泉曾开玩笑让王欢去泡她,因为王欢很受中老年女人的欢迎,但孔泉觉得王欢要泡教导任这种变态老姑婆恐怕没那么容易,没想到王欢一口答应,并向孔泉保证三个月内泡到手。 孔泉认定这次王欢遇到大难题了,不过孔泉还是很佩服王欢,他已经泡了好几个四、五十岁的女人,有两个是有钱的贵夫人,有三个是死了丈夫的中老年寡妇,还有两个是学校从山地请来打扫校园卫生的农妇。 这两个农妇虽一个四十八岁、一个已五十三岁,但由于常干体力活的缘故,除了皮肤很黑外,身体各部分都很强壮结实,比起都市里的中老年女人那身鬆软的肥肉要有弹性得多!孔泉知道王欢泡上的老女人还不止这几个,王欢在学校花钱甚至比孔泉还大方,这也是很多学姐学妹认为他很酷的要原因。 但孔泉知道王欢的家里并不富有,他的钱都是他泡的那些老女人倒贴他的。 但他决不是为了钱才和那些老女人玩乐,他确实很喜欢她们。 正因为这个原因,那些老女人更是真心真意的爱他,心甘情愿的硬把钱塞给他让他花。 孔泉也知道王欢对他泡的老女人很尊重,他俩泡的年轻马子常交换着玩,不分彼此,但他泡的老女人从不跟孔泉交换。 他说有的老女人身份很奇妙,她们不希望和王欢玩乐的事被人知道,以免很尴尬。 孔泉知道的几个老女人,也是王欢和这几个老女人在宾馆开房间时被孔泉碰见过的,后来在孔泉的追问下他才勉强说出来,并要孔泉为他保密。 孔泉叫他放心,并告诉他自己也和家里十几个四、五十岁的老僕妇时常玩乐,希望以后有机会说服各自泡的老妇们同意大家交换着一起玩。 王欢很高兴,当场两人一起大谈老妇的妙处,两人的关係更好了。 没多久两人就在宾馆开了个老妇性派对,王欢带着学校那两个打扫清洁的老农妇,孔泉把张嫂和芳妈妈叫了去。 两个少男和四个性慾旺盛的老妇就在那间十几平方的房子里,从床上玩到床下,从地上玩到浴室里,整整玩了一个下午!自从王欢决定泡教导任贾珍静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可是孔泉还没听到王欢来告诉自己他已把老姑婆贾珍静泡到手。 想到又凶又恶的老姑婆明天就要给自己上家教,孔泉心里很不爽!心想:「要是笑哥已把她泡到手就好了,那时我看她还怎么给我上家教!说不定还能看看老姑婆的裸体呢!」但目前看来此事渺茫张嫂见少爷听了家教之事更加不开心,关心道:「老爷请的老师不好吗?少爷。」 孔泉苦笑道:「好!老爷可真会请,那可是全校最严厉的老师!」张嫂笑道:「你是怕老师管严了?没关係,少爷,就明天和后天两个上午时间,你好好的用功,其他时间在这家里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老爷不在,你就是这家里的儿,我们这三十多号僕妇丫鬟全围着你一个人转!」孔泉听她这么一说,心情好了起来。 心情一好,他那好色的本性又暴露出来了,色咪咪的看着张嫂笑道:「现在我可是这家里唯一的儿?」(3)张嫂当然知道他的鬼心眼,老爷夫人姨太太们不在,她自然也放肆些,吃吃笑道:「当然,我的爷,你是我们所有奴妇的儿!」孔泉笑道:「那你快些脱光衣服,人要看看这两天你那大奶子和大屁股变大了没有!」张嫂那圆胖的白脸此时变得绯红,小声道:「我的爷,才放学来你就不正经了?这可是客厅,其他丫鬟老妈子随时可能过来!」孔泉笑道:「怕什么,这家里的丫鬟老妈子少爷哪个没上过?谁的奶子屁股长什么样本少爷可一清二楚!今晚正好是週五,老爷夫人小姐又都不在,机会难得!平时都是半夜里悄悄的溜进各位老妈子或各位丫鬟的房间偷着玩,黑灯瞎火的又不敢玩大声,生怕老爷太太知道。 今晚这么好的机会,我可要大大的玩个过瘾!」张嫂浪道:「我的爷,今晚你要怎样玩呀?」孔泉贪厌的道:「将府里所有的丫鬟僕妇全部都叫到客厅来,脱光衣服开个狂欢性派对,把灯开得最亮,少爷我今晚要在明亮的客厅里操遍所有的嫩穴和老穴!」张嫂淫笑道:「爷,这可太淫乱了,大家光个奶子屁股一起让爷操,太羞人了!丫鬟僕妇们可不一定敢来!」孔泉冷笑道:「以前我上学时,大白天的,我老爸可没少让全府的丫鬟老妈子脱光了衣服在客厅开性派对!而我老妈和姐妹们以及七位姨太太都参加过这种性派对!我说的没错吧?张嫂!」张嫂惊讶道:「我的爷,你是如何知道的?」孔泉笑道:「你们全府的丫鬟老妈子跟着老爷、夫人一起都来瞒我骗我,其实你们早知道这个家上上下下都在淫乱!我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姑妈、姑父、舅舅、舅妈、姨妈、姨父和堂兄堂妹,表兄表姐这些亲戚时常来家里一住就是一周,我上学不在时,全家族的男女不论老少,全部在客厅或后花园里赤裸全身相互淫乱!而你们这群孔府的僕妇丫鬟和老妈子,就光着身子在一旁伺候,甚至参加进去充当性奴!对不对?张大管家。」 张嫂听他口气越来越不对,吓得忙跪在地上道:「我的爷,奴妇可不是有意瞒你呀,老爷一再叮嘱我及丫鬟僕妇和老妈子们,千万不要让少爷知道,谁若告诉少爷,便有杀身之祸呀!」孔泉心道:「还是芳妈妈对我够好,说给我听,我可不能把她给出卖了!」说道:「起来吧,张嫂,这确实也不能怪你。 但是我不明白,老爷为何单单不让我知道?不公平!」张嫂已站了起来,说道:「我的爷,我曾听老太爷和老爷说,孔家其他几脉儿子、孙子都不争气,智慧不高,成不了大业。 惟有老爷这一脉儿子、孙子都很聪明,能成大业。 怕你过早知道孔家的乱伦传统,会影响你心理和生理的成长,影响你的学业。 孔家的巨大的财富需要一个高智商高学问的人来掌管,这样才能把孔家发扬光大,让孔家的传统永远传下去!只要少爷你联考考出好成绩,进入美国名牌大学学习,太老爷和老爷会让孔氏家族的所有女人来给你开一个欢喜派对,你可以在派对上玩孔家的任何一位女人,包括你的生母和你的亲奶奶。 你的祖奶奶多大岁数你是知道的,但是你想要操她的话,她也会高兴的让她的重孙子操她那九十多岁的老穴!我的爷,这下我可全告诉你了,我这条老命也撰在你手里了!你在联考之前可千万别打你妈妈和奶奶的意!你就装着什么也不知道,想玩时,只管玩府里的丫鬟僕妇和老妈子!」孔泉道:「也只好这样了,那今晚……」张嫂忙介面道:「今晚我会叫府中所有的僕妇丫鬟和老妈子洗净身子,光着屁股到客厅来伺候我们的小色爷!爷想怎么玩都行!」孔泉笑道:「现在我就想先操你一顿消消火!你快些脱衣服,现在不怕被丫鬟僕妇看见了吧?」说着站起来解开裤裆,掏出那早已胀得通红的大鸡巴。 张嫂看着大鸡巴,露出了淫妇的本色,飞快的脱去了总管制服,只穿着一件特大号的粉红色奶罩和小得将她那两个白白的大屁股蛋完全露出的丁字型内裤。 对一个已四十六岁的徐娘张嫂的身材来说,除了具有中年妇女特有的成熟肉感,而且她的皮肤特别白滑,全身雪白。 那特大号的奶罩托撑那对四十二寸的雪白大乳,使那对大肉球高高的耸起,性感逼人!她胯间那条布料节省的丁字型内裤是孔泉特地买给她的,是为了衬托她那两半特别丰肥圆翘的大屁股蛋子。 孔泉最喜欢张嫂的就是她那滑腻温暖的皮肤和那对四十二寸的豪乳,以及她那肥大混圆的肉屁股。 看着张嫂穿着他给她买的性感内裤的骚样,孔泉的鸡巴胀得更硬了!张嫂崛起个大屁股跪在他胯前,双手捉住大鸡巴,一口将大龟头吃进嘴里吞吐起来,技术十分熟练。 孔泉扶着她的头,顺着她的吞吐鸡巴在她嘴里一下一下的抽送着,「啊……啊……好……舌头舔呀……「他感到张嫂的嘴不但吞吐,而且还用舌头在里面舔着龟头的马口!爽得他忍不住叫出来。 此时专门负责厨房饮食的老妈子许大姑走进客厅来,她本是要问管家张嫂少爷的晚餐何时开饭?却见到客厅里张嫂正跪在少爷胯前帮少爷「口交」!不禁笑了起来。 她也时常帮少爷口交,少爷晚上肚子饿了就会到她的睡房里叫醒她,然后她就只穿着内衣裤和少爷到厨房帮他弄吃的。 每次她弯腰撅屁股切菜或炒菜时,少爷就会忍不住从后面将她的三角裤脱下来,然后双手抱住她的肥屁股,把年轻火热的大鸡巴狠狠的操进她的老穴里!她就这样一边切着菜、一边被少爷从后面抱着老屁股猛操着,一直到菜切完并放入锅中炒,少爷那大鸡巴一直都没离开她的老穴。 在她炒菜时,少爷更是疯狂!双手从她腋下伸到前面握住她那对鬆弛下垂的大奶使劲揉,小腹从后面快速的撞击着她肥大多肉的老屁股。 当她将菜炒好时,少爷才停止操她,将大鸡巴从老穴里抽出来,然后坐到饭桌前享受着她做出来的可口饭菜。 这时,她就会动跪在饭桌下,张口含入那沾满自己穴里淫水的大鸡巴,将大鸡巴舔得乾乾净净。 然后用嘴裹着鸡巴帮他口交,直到少爷吃完饭菜才停止。 有时少爷饭没吃完就高潮了,将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的嘴里。 有时饭吃完还没射精,少爷就会让她叉开两腿躺在饭桌上,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再狠狠操她,直到年轻的精液浇灌她那口乾渴的古井。 然后少爷便到他自己的房间去睡了,而她却要把厨房打扫乾净才房睡觉,虽然累了半夜,但她感到很满足。 想到这里,许大姑笑得更欢了,她看着平时在僕妇丫鬟面前很有权威的张管家,此时跪在少爷胯间含着大鸡巴的淫贱相,不禁笑道:「张管家,你怎么在客厅就和少爷玩上了?」此时,孔泉和张嫂才发现老妈子许大姑进了客厅,张嫂吐出大鸡巴问道:「许妈,老爷夫人不在家,少爷要怎样,咱们还不是都依他。 你有事吗?许妈。」 许大姑笑道:「我是来问你张大管家,少爷何时用晚餐?」张嫂双手还不停的套动着大鸡巴,道:「这……」抬头看着孔泉。 孔泉道:「先玩一会再吃。 许妈,有几天没和你玩了,你快脱了衣服过来一起玩!」许妈高兴的淫笑道:「这几天少爷晚上也不饿了,没来找我给你弄吃的,我还以为少爷又迷上了其他的骚妇,忘了我这个管厨房的老妈子呢!」说着她快速将僕妇制服脱下,里面穿的大红色三角裤和奶罩也是孔泉买给她穿的。 孔泉很喜欢给和自己有性关係的女人买些很性感的内衣,他喜欢她们穿着他买的内衣和他玩乐。 孔府里的丫鬟和老妈子都有他给买的内衣,光是芳妈妈他就给她买了十套,芳妈妈最疼他,而他也最喜欢找芳妈妈玩乐。 许大姑已有六十一岁了,是个很肥胖的老妇人,皮肤白白的。 由于肥胖的缘故,她身上的皮肤还是很光滑有弹性,并不像许多上了年纪的老妇身上的皮肤已起皱,变得不再光滑,正所谓「鸡皮老妇」。 和张嫂比起来,许妈实在比她胖很多,个头却比张嫂矮些。 许妈虽很肥,但她的奶子已很鬆弛,软软地垂挂在胸口吊得很长。 毕竟六十一岁了,那奶子如何保养都不会有多饱满。 虽然很大,但挂在那儿如两只柔软的大肉袋!孔泉给她买的大奶罩正好可以将那对大掉奶兜住托起来,使它们不至于垂掉到肚皮上,同时也使它们显得挺耸了,虽没有张嫂那对四十二寸的大奶那样高耸如山,但也算是奶霸级了。 她的腰上和小腹有很多柔软的脂肪,孔泉最喜欢玩揉她的肥腰和那凸肥的小肚子。 夏天趴在她那凉滑柔软的脂肪肚上,双手玩着她那软绵绵的肉袋大乳,大鸡巴插进她那肥满紫胀的老骚穴内徐徐操动,那感觉妙极了!这也应了一句话:「吃鸡要啃鸡长脖,玩女要操肥太婆」,孔泉和王欢最喜欢泡成熟丰满的徐娘或老太婆,也正是搞懂了这个道理。 此时许妈穿着鲜艳性感的红色大奶罩和三角裤也跪在了孔泉的胯前,从张嫂手中夺过大鸡巴,一口含进肥厚的太婆嘴,立即便熟练的吞吐起来。 口交的技术更是炉火纯青,张嫂一旁看着也自愧不如。 孔泉享受着两妇技术高超的口交,爽得不亦乐乎!忽然电话铃响,张嫂忙把电话交给孔泉。 孔泉一听就知是王欢打来的,高兴的道:「你在哪?我正想找你呢!」王欢电话里笑了笑,道:「又有什么新鲜事吗?」孔泉道:「我老爸给我找了个家教,你猜是谁?」他说他的,许妈和张嫂也你一口我一口的不停的吞吐着大鸡巴。 孔泉爽时会忍不住呻吟出声,电话那边王欢自然也听到了,笑道:「猜不出!喂,你小子旁边是不是有女人?」孔泉笑道:「是张嫂和许妈在帮我口交,你呢?你旁边又是哪位新泡的大娘呀?」王欢道:「最近忙着去泡学校那位老姑婆,还没泡新的大娘。 身边还是学校那两个打扫清洁的乡下大娘。」 孔泉笑道:「是刘大娘和涂大娘呀,我还怪想她们的!喂,你泡到贾珍静那老姑婆了吗?」王欢道:「三个月还没到,你慌什么!到时给你个惊喜!」孔泉苦笑道:「你可知我老爸请的家教是谁吗?」王欢讶道:「不会……不会是她吧?」孔泉恨道:「就是那老姑婆!明天她就要来给我家教,我可惨了!她又凶又恶,还爱告状!」王欢笑道:「放心,明天我来帮你对付她!哈哈……」孔泉道:「你又没泡上她,你来还不是一样!」王欢道:「我有办法!你等者瞧!」孔泉道:「那你快过来,今晚咱哥俩好好狂欢一夜!」王欢笑道:「我打电话正是想叫你带两三个老妈子,我也把刘大娘和涂大娘带上,咱们去宾馆开个房间,像上次那样玩个通宵!」孔泉道:「我老爸、老妈和家里的其他人全到我爷爷那里去渡週末了,现在家里就剩下我和三十多位丫鬟僕妇和老妈子。 现在,我是她们唯一的儿,她们全听我的,吃了晚饭还要在客厅开个性派对,她们会全部脱光了伺候我!你快来呀!在我家吃晚饭,今晚咱哥俩要好好疯一下!」王欢笑道:「太好了!你小子真照得住,大哥我要甘拜下风了!」孔泉不好意思道:「小怎能和大哥比!我家这些是现成的丫鬟僕妇,大哥你泡的那些贵妇和寡妇以及各样的大娘们,可都是靠真本事搞到手的。」 王欢笑道:「好了,咱们哥俩各有千秋,我马上再去叫两个老寡妇来,你稍等一下。」 孔泉道:「别叫了,这有三十多位丫鬟僕妇,老少都有,够我们哥俩玩。 你带着刘大娘和涂大娘快来吧!」王欢道:「老哥的马子太少了,怎好意思。 我叫的这两个老寡妇可是一对姑嫂,骚得很!你等着,我带着刘大娘涂大娘和那对老寡妇马上就来!」放下电话,张嫂就问道:「是王少爷要来吗?」孔泉笑答道:「不错,还有上和我们一起在宾馆里狂欢的刘大娘和涂大娘哩!」张嫂十分兴奋,想起王欢那俊俏的脸和他那比少爷还要粗大的大鸡巴,她的骚穴就淫水直涌!(4)孔泉见张嫂那副兴奋样,就知道她还怀念着上次在宾馆的六人狂欢派对,笑道:「张嫂,你还想着欢哥的那支大鸡巴呀?」张嫂红着脸嗔道:「上次在宾馆,我和芳妈妈差点让你们哥俩给操死!你们哥俩在一起尽搞些古怪的玩意,搞得我和芳妈妈阴户和屁眼肿了好几天,走路干活都不方便,害得我还挨老爷骂了顿!」孔泉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我和欢哥的那招『夹心三明治』很厉害吧?」张嫂羞道:「还说呢,你们哥俩把人家夹在中间,一个操屁眼,一个操阴户的,肚子差点让你们哥俩的大鸡巴给撑破了!」孔泉哈哈大笑:「人家刘大娘和涂大娘最喜欢我们哥俩这样操她们了。 在学校,我和欢哥常利用课余时间把她俩叫到厕所里,用那招『夹心三明治』分别操她俩一顿。 有时我操屁眼,欢哥操阴户;有时我操阴户,欢哥就操屁眼。 每次操完之后,两位大娘爽得不得了,穿了衣裤照样干活打扫请洁,可没像你和芳妈妈那样,连走路都困难!」张嫂道:「那俩个山地农妇,结实健壮,又是让你们哥俩夹着操惯了的,自然没事!」此时许妈一旁听的好奇,从口里吐出孔泉的大鸡巴,问道:「少爷,你什么时候带张嫂和芳妈妈出去玩了?为何不叫老妇一起去?」孔泉笑道:「难不成许妈也想体验下『夹心三明治』的乐趣?不怕被搞得像张嫂和芳妈妈一样屁眼阴户肿上好几天?」许妈吃吃笑道:「这府中哪个老妈子的老阴户老屁眼没让你们孔家的男人操了几十年,由你爷爷那一辈操到你爸爸那辈,现在是少爷你这辈!屁眼阴户都让你孔家祖孙三代操遍了,还怕什么!前天老爷和老太爷还到厨房把我和其他两个厨娘在锅边给狠狠操了一顿。 老太爷最喜欢操屁眼,老爷又是屁眼阴户一起操,还不是搞得我们三个厨娘阴户屁眼都红肿了,现在还不是好好的!」孔泉哈哈笑道:「是吗?我爷爷还喜欢操屁眼呀!难怪我常听到奶奶和几位姨奶奶相互说要开什么『肛舒露』来洗屁股!原来是让爷爷给操得!哈哈……」许妈忙道:「少爷,这种事老妇本不该说的,你可千万别让老爷知道!」张嫂道:「少爷早知道老爷和老太爷那档子事,连孔家三代亲戚上下乱伦的事少爷也都知道了,我们这群丫鬟僕妇常参加孔家的乱伦派对之事少爷也知道的很清楚,你说的那点鸡皮淫事算不得什么了。」 许妈老眼瞪着张嫂道:「你……你告诉少爷的?」孔泉笑道:「张嫂的嘴可紧呢,我自有知道的办法!俗话说纸包不住火,你们全部来瞒我,又岂能瞒得住!」许妈忙道:「少爷我……」孔泉道:「别说了,我知道你们不是有意要瞒我,我不会怪你们的!」说着歎了口气又道:「我只是奇怪府中的所有丫鬟僕妇这些年和孔家的人一起淫乱,甚至充当性奴,竟无一人不满,好像各个还挺高兴的?」许妈笑道:「少爷,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这府中的老妈子大多是当年家境贫寒被卖进孔府的,还有的是被男人抛弃走头无路幸得老爷收留的。 进了孔府,这条命便也是孔府的了,何况这身子。 况且老爷及太太们又待我们这些丫鬟僕妇极好,能得老爷太太们的宠倖参加孔府的家族性派对那可是我们做僕妇的荣幸!有些新进府的僕妇没有资格参加还很羡慕呢!」张嫂也笑道:「少爷,你想想呀,府中的僕妇大多是单身一人或是被丈夫抛弃了的妇人,有的即使有丈夫,因常年住在府中少有家,这丈夫也等于没有!这些活生生的妇人有的正当二、三十多岁花信年华,有的更到了如狼似虎的四、五十岁的年龄,有道是『哪个妇人不怀春』!加上府中吃得好,活又不重,那性慾更是旺得不得了!偏偏府中又无男僕,清一色妇人!幸好孔家上下淫风盛行,老爷等孔氏家族的男人们除了和自己的亲属相互乱伦外,还喜欢玩各家府里的丫鬟僕妇!让各府中的丫鬟僕妇得以享受美妙的性爱,尤其是参加家族的性派对,更让这些僕妇体味道群交淫乱的刺激和快感!这家族性派对有时在我们府中开,也有时在台南的老太爷府中开,有时又在大老爷或二老爷的府中开(孔泉的爸爸排行第四,还有个三姐和五妹),还有几次是到两个姑老爷家开的(孔泉的三姑父和五姑父的家)。 各府的丫鬟僕妇都希望在自己老爷家开,因为在哪个府上开,哪个府的丫鬟僕妇就可以享受十天或半月的性狂欢!咱们府里开得最多,每次开派对时府里的丫鬟僕妇就像过节一样,天天都有得乐,便如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少爷,你说这些僕妇丫鬟又如何不开心呢!几十年了,凡进了孔府的僕妇还没有一个想离开这人间乐园呢!「孔泉点头道:「说的有理!也难怪府里的丫鬟老妈子平时各个都乐呵呵的,我上她们那么容易。 看来此次全家到老太爷那去度週末实是去开那家族性派对。 我大伯、二伯和三姑、五姑全家也去了?「张嫂点头道:「正是,本来老太爷点名要大奶妈江妈妈(孔泉爸爸的奶妈)和我与芳妈妈一同跟随老爷去,还是老爷怕府里没了管事的,众僕妇伺候不好少爷,特叫我留下带着众丫鬟僕妇好生伺候少爷,好让少爷安心用功读书!「孔泉脑子里立即浮现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大伯、二伯、三伯等在爷爷那大客厅相互淫乱的情景。 头用力一甩,却难以甩去他满身激荡的淫乱血液!他心中吼道:「我一定要在联考上考出好成绩!那时我就可以操遍家族中的所有女人!」想到连平日威仪慈祥的奶奶和妈妈都要脱光了和自己玩,还有两个风骚的姑妈,癡肥的大伯母和乾瘦的二伯母,堂姐妹表姐妹和自己美丽的亲大姐活泼的亲妹妹都将成为自己的胯下之骑,他那大鸡巴就越发的胀大!许妈立感手中的大鸡巴又胀大了许多,淫淫地笑道:「少爷,鸡巴胀得这么大,想钻妇人的浪肉洞了?」说着一口又将鸡蛋大的龟头含进「太婆嘴」里吞吐起来。 张嫂见此,也把嘴伸到底下含住那两个卵蛋舔玩。 孔泉享受了一会,将二妇的脑袋从胯间推开,涨红了脸色急道:「快把内裤脱了,屁股并排翘着趴在沙发上!」张嫂和许妈立即脱了裤衩,并排跪伏在沙发上,将两个大屁股高高的翘向孔泉。 孔泉一看两个都是肥白多肉的成熟型大屁股,张嫂的大屁股蛋一直是她骄傲的地方,雪白光滑,浑圆翘大,多肉的屁股蛋将屁股缝夹得深深的,使屁眼若隐若现,略带几分神秘。 下麵她那特有的白胖阴户曾让孔泉无数次将年轻的精液喷洒在里面,那两瓣奇肥的大阴唇裂开着,上面零星的长了几十根粗黑的阴毛,紫褐色薄长的小阴唇从里翻捲出来,露出唇内深红色的阴道口,大概是被操多了的缘故,那阴道口洞开着一个圆孔。 对这个阴户,孔泉当然很熟悉,阴道内的宽紧深浅他也是了若指掌。 他提起大鸡巴对着那洞开的阴道口就狠操进去!左手扶着光滑多肉的大屁股挺动小腹狠操着,右手又伸到许妈那宽肥鬆弛的老屁股上玩弄着。 许妈人肥,屁上的肉自然也不少,可就是屁股已鬆弛下垂,使得老屁股显得有些宽扁,屁股缝当然也不如张嫂那样夹得很深,而是平展开,将紫黑的老屁眼凸起,由于长期肛交的缘故,老屁眼略显外翻。 孔泉一边重重的操着张嫂,操得她「呜……啊……」直叫,一边玩赏着旁边许妈那高翘的老屁股。 他将右手中指插入那翻捲的紫黑老屁眼内扣弄,想起上周六晚在厨房里将大鸡巴操进正在锅边抄菜的许妈那老屁眼里的情景,他慾火更旺了,大鸡巴操进张嫂的肥阴户更狠了。 他有时常喜欢操许妈的老屁眼,因为许妈那老屁眼比较宽鬆,不需润滑就可轻鬆操入,操一会肛液还会越来越多,屁眼深处还会吸!所以老太爷最喜欢操许妈的老屁眼了。 张嫂的屁眼就很紧,她那浑圆肥翘的大屁股最容易勾起男人想操她那隐藏在肥屁股缝里的屁眼。 她的屁眼也没少挨孔泉爷孙三人的操弄,但怎么操她的屁眼都还保持得挺紧,不过她每次都需要润滑液来润滑屁眼,否则操进去便没那么滑爽。 多数女人的屁眼都需要润滑了才可以操进去,像许妈这样屁眼宽大且肛液偏多的女人,尤其是老女人就十分少有了!孔泉不停的撞击着张嫂的肥白大臀,大鸡巴捣得张嫂阴道酸痒麻爽,渐入佳境。 而他右手中指也在许妈老屁眼里掏弄得肛液沾了一手指。 许妈屁眼里的痒爽带动了她前面老阴户的淫性,那早已绝了经水的老阴道分泌出了阴液,湿润了阴道口那紫黑皱摺老阴唇。 孔泉见张嫂阴道内淫水越来越多,阴壁四周越收越紧,知她高潮将至,又长抽直插尽根连操了三十下,下下龟头都重重顶在子宫口,张嫂「啊……啊……」的一声叫得比一声高,忽叫:「我的好少爷!操死淫妇吧……」肥臀巨抖,双手紧紧揪着沙发布,阴道也一张一缩涌出阴精……孔泉等她高潮过后,马上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移到许妈的老屁股后,「扑哧」一声大鸡巴整个操进她那老阴道里。 此时他的右手中指仍插在许妈的老屁眼里,他左手拍打着许妈鬆弛多肉的老屁股,大鸡巴和中指同时在老阴道和老屁眼里抽动起来。 许妈趴在沙发上,高撅着老屁股迎着,她那对鬆软的大奶子被大奶罩兜着吊在胸口,随着孔泉的操动前后晃动着。 「好……大鸡巴少爷……又操进……老肉洞里了……操吧……操死老妇……算了……呜……指头扣……老屁眼……使劲……「许妈淫蕩的浪叫着,偶尔过头来用那对淫蕩的老眼看着孔泉,鼓励他更加奋力抽插。 正玩得兴起,忽见守大门的大块头中年僕妇锺二嫂急走进客厅,她陡然见到少爷和张嫂、许妈交欢的淫景,立即羞得满脸绯红。 见张嫂仍撅着个大屁股伏在沙发上,胯间的阴户淫液遍布,两片紫褐色的小阴唇裂开大口捲向大阴唇两边,阴道口明显阔大,显是才遭「巨蟒」进出过!又见少爷背对着自己,正操得许妈老屁股「啪啪」直响,似乎正在紧要关头,一时不知该不该通报一声门外有客来访。 正犹豫间,张嫂已从腿缝间看见她,立即转过头来道:「锺二嫂?你……」锺二嫂忙道:「总管,外面有一位少年带着四个中老年妇人说要见少爷,你看……?」张嫂精神一振,道:「哎呦!是王少爷他(她)们到了!」此时孔泉也听到了,过头来道:「快!锺二嫂,快请他(她)们进来,我在客厅等他!」锺二嫂心忖道:「你就这样光着屁股操着老妈子在等?不怕被外面那群人看见?」张嫂看出了锺二嫂的疑虑,笑道:「锺二嫂放心,那少年和四个妇人是少爷的密友,是来陪少爷玩的,今晚少爷见老爷、夫人不在家,少爷要开个狂欢性派对。 你迎接了客人进来就去把大门锁好,然后去通知府中的所有丫鬟僕妇和老妈子前来客厅集。」 锺二嫂惊奇的瞪大双眼,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她已有几周未吃肉味了,骚穴正潮得慌,今晚能有狂欢性派对享受肉慾,自是极好!应了一声立即向门口去了。 孔泉知王欢已到,心情很高兴,从许妈老屁眼里抽出中指,双手抱住她那肥软的老屁股,大鸡巴在老阴道里操得更狂了!他存心要操给王欢看,他觉得他们哥俩这样见面定然有趣!操了二十多下,觉得腰有些累,便尽根顶着压在许妈的老屁股上休息。 张嫂道:「少爷,不如你换个『倒浇蜡烛』的姿势,那样你即可休息,又可让许妈施展技巧用老穴套套你的大鸡巴!」孔泉笑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张嫂,还是你花样多!」说着将大鸡巴抽出来坐在沙发上,大鸡巴向上高耸如一根大肉棍!许妈老当益壮,叉开大腿面向着孔泉,老屁股就位到龟头上,方一手扶棍,一手分开两片老阴唇,将大龟头套在阴唇内,老屁股用力一坐!「吱」的一下,大鸡巴被连根坐进老阴道里!「噢……好呀……」许妈淫叫着,双手撑着孔泉头两侧的沙发上,开始卖力的上下晃动着老屁股,那老阴户就不停的吞吐着大肉棍!多肉的老屁股在孔泉的胯间坐出「劈啪劈啪」有节奏的响声。 张嫂也不闲着,脱下了大奶罩,弹出一对白腻肥圆的四十二寸大奶子!她双手托着巨乳,抖动着两只红褐色的大乳头送到孔泉的嘴边,将一只大乳头塞进孔泉的嘴里,另一只则在他脸上划着圈。 「嘿!泉,你好高的兴致!」王欢笑着带领四个中老年妇人走进了客厅,见到沙发上的情景讚了起来。 孔泉吐出?a href=’/supai.html’ target=’_blank’>苏派┐拇笕橥罚Φ溃骸富陡纾楚吹恼茫憔醯瞇〉苌砩险?br />老妇如何?」王欢一进客厅大门就注意着在孔泉身上倒浇蜡烛的老妇,见她身上皮肉雪白肥胖,一个肥大宽扁的老屁股鬆弛多肉,上下套动间屁股肉乱颤,肉感十足!屁股缝平浅,翻捲的老屁眼突出可见,一看即知是个肛交老手。 不由笑道:「臀肥而不紧,肛门翻捲湿润,这位老妈妈不但阴户宽大耐玩,而且肛门是难得的肛交妙品!」孔泉讚道:「欢哥,小算是服了你!许妈的阴户屁眼你尚未玩过,一眼便看出许妈的阴户屁眼的特点,了不起!」王欢笑道:「泉你别在夸我了,我无非多玩了些各式各样的老妇,经验多一点而已。」 孔泉羡慕道:「我何时才能达到欢哥的境界呀?」王欢笑道:「照你这种玩法,也要不了多久。」 孔泉用手拍了下许妈那柔软多肉的大屁股,笑道:「欢哥,既知许妈这屁眼是个妙物,还不快脱了裤子过来尝尝?」王欢犹豫道:「这……许妈和我才见面,不知她……」他一贯很尊重老妇的意见,决不强求。 孔泉笑道:「这就是欢哥令人敬佩的地方。 许妈,我这位欢哥想和你肛交,你同意吗?」许妈老阴户仍套着孔泉的大鸡巴,此时头一看王欢英俊健壮,阳刚之气十足,一见之下,打心眼里喜欢,老脸一红道:「王少爷只要不嫌弃老妇的身子,老妇就很高兴了!」孔泉笑道:「许妈,你还不知道,我这位欢哥可是个『万人迷』呀,外面的女人,任你是年轻貌美的电影名星,还是阅历丰富的年老富婆,从十七岁到八十岁的女人,见了他都会不由自的喜欢他!欢哥来操你老屁眼,那可是你的幸运呀!」王欢笑道:「泉,你可别把我这张牛皮吹爆了。 许妈,别听他胡诌,我觉得只要大家在一起玩快乐尽兴就好,也别管世人如何评说,人活欢乐死亦足!」孔泉道:「说的好!张嫂,还不快给欢哥脱裤子!」张嫂笑瞇瞇的赤裸着大奶肥臀走到王欢身前,道:「王少爷,上次让你的大肉棍操得人家阴户屁眼都红肿了,这次对许妈可得棍下留情!」说着帮他将身上的衣服脱光。 王欢那阳刚雄健的裸体展露出来,在场的妇人只有许妈没有看过王欢的裸体而惊歎之外,王欢带来的四妇虽常看他的裸体,但此时看见仍觉逗人慾火。 张嫂见王欢胯下肉棍尚未勃起,立即跪在低上将软软的肉棍含入嘴中舔弄起来,不一会,肉茎勃起变大,尺寸比孔泉的还要大得多!孔泉的鸡巴已有七寸,但王欢的鸡巴有八寸多,而且更粗!许妈一看见这根大鸡巴,就知道为什么张嫂和芳妈妈上次在宾馆和王少爷玩了来后阴户和屁眼肿了好几天的缘故了,这么大的鸡巴操进屁眼里,屁眼不肿才怪!但肯定会很爽!王欢提着大鸡巴来到许妈的臀后,此时许妈仍套着孔泉的鸡巴坐在他胯间。 孔泉笑道:「许妈,现在就让你尝尝咱哥俩的『夹心三明治』,我仍操你阴户,欢哥在上面操你的屁眼!」说着他双手扒开许妈那本已翻捲的屁眼,使肛门口洞开!笑道:「欢哥,快给她操进去!许妈的老屁眼最经操了!」王欢看着那洞开的屁洞,心头一颤,手扶肉棍将大龟头使劲塞进屁洞里,感觉屁洞里还不算紧,立即用力一顶,将八寸多长的大肉棍连根顶入那温暖湿润的老屁眼深处!(5)「哎呦,我的爷!肚子涨爆了!」许妈叫出声来,两支大肉棍同时塞入她的肚里,她那肚子不涨才怪!张嫂和刘大娘、涂大娘则笑嘻嘻的看着,这种全身被涨满的感觉她们也体验过,她们非常了解许妈此时的感受;这种感觉只要体验过一,就会一辈子都忘不掉!张嫂笑道:「许妈,这下知道厉害了吧!少爷和王少爷这两根大鸡巴可比老爷和老太爷的那两根老鸡巴粗壮多了!哈哈……今天有你美的!」屁眼与阴道相邻,仅一层肉壁相隔,孔泉插在许妈阴道里的鸡巴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相邻屁洞里王欢大鸡巴插近来的过程,两根鸡巴在许妈的肚里相互挤顶的奇妙感觉真是爽妙呆了!这也正是孔泉喜欢和王欢同时操一个妇人的原因。 孔泉笑道:「欢哥,许妈的老屁眼滋味如何?」王欢在上面紧顶着许妈那鬆弛多肉的老屁股,体味着屁眼内那紧实温润的妙感,道:「泉,你这许妈果然有个绝妙的老屁眼,操在里面又不太紧、又不干燥,爽毙了!」孔泉对许妈道:「许妈,你施展一下肛吸的绝活让欢哥见识一下!」许妈被两个少年夹在中间,全身都被他们充溢着,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立即卖力施展自己的拿手好戏,老屁眼一张一鬆,内里肛肠向里吸动,肛门口紧扣肉棍根部往里捲动!王欢立感她那老屁眼内吸力增强,将鸡巴不停的往屁眼深处裹!「哇!好厉害的绝活!许妈,你这老屁眼比三十岁壮妇的屁眼还有趣的多!真是爽毙了!继续……」许妈收缩着老屁眼,牵动着老阴道也收缩蠕动起来。 孔泉也尝到了快慰,叫道:「好呀……欢哥,咱哥俩一起操吧!」兄俩的两根大鸡巴开始你出我进的同时在许妈的阴道和屁眼里操起来,客厅里立即响起清脆的「劈啪」声。 「哎呦……我这条老命要送在你们两个小祖宗的手里了!轻点呀……人老了可经不起两根大鸡巴如此狠操……哎呦喂……肚子要被胀爆了……」许妈被操得浪叫连连,两根年轻的大鸡巴分别在她的老屁眼和老阴户里凶狠的出入,使她感到整个下身都有被操暴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又是如此的令人迷醉!许妈年老的身体在两个少年的疯狂夹击中彻底敞开所有门户,任两个年轻的肉棒在自己久经风雨的肛门和阴道中纵情驰骋。 客厅中张嫂、涂大娘和刘大娘三妇都曾让这兄俩夹着操过,看到许妈被兄俩前后夹击着操得哇哇直叫,都不禁发出会心的笑容,知道许妈虽然被操得连呼「哎呦」,但那种被两根大肉棒胀满插捣的巨大刺激,一定令她欲仙欲死,畅快之极!张嫂她们当初被两兄夹击时,虽然也感阴户和肛门被哥俩的大鸡巴操得暴胀欲裂,但极度的刺激和快感也同时充斥着她们的全身,儘管之后三妇的阴户和肛门都被操得略有红肿,但每每念及「夹心三明治」的玩法,都不禁心动神摇,难以忘怀!而王欢带来的那两个老寡妇姑嫂,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她姑嫂俩一直都只肯和王欢一人玩乐,王天也没好拿她们与孔泉分享,此次也是费了许多口舌才把她们姑嫂说服带来的。 她们平时和王欢玩时,身上的三个洞也没少让王欢操,口交、肛交样样都来,但似许妈这样同时被两个肉棒操进阴户和屁眼的玩法,却从未玩过,此时见许妈被兄俩夹着操得狂呼浪叫,姑嫂俩不禁暗暗对这「夹心三明治」的刺激玩法大感兴趣,均后悔为何不早叫王欢带了他这兄到她们家,把她们姑嫂两个分别夹着操一操,也好让她们早些领教一下这「夹心三明治」的刺激快乐!姑嫂俩一边看着,那胸口的大乳头和胯间的老阴核就不知不觉的挺勃变硬……骚水也顺着老穴流了一裤裆。 张嫂见两姑嫂看得手儿不停的在胸口和胯间揉弄,一副情急兮兮的样子,便走到姑嫂前笑道:「二位大妈和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呀,不知怎么称呼?」那年岁略大寡妇道:「我叫高家秀,我的小姑叫岳定莲,我们姑嫂俩第一次被欢儿带出来参加这种派对!还请张嫂多多关照呀!」张嫂笑道:「欢少爷待你们姑嫂俩可真好,一直捨不得拿你们出来和我们孔少爷分享,可见你们姑嫂在他的心中很是宝贝呦!」高家秀老脸一红,道:「欢儿对我们姑嫂很好倒是真的,如果没有他常来陪我们姑嫂这两个老寡妇玩,我们姑嫂俩可真不知怎么活下去!不过,他早就提出要带我们姑嫂和孔少爷及你们大家一起开个狂欢性派对,当时我们姑嫂怕人多嘴杂,洩露出去让儿女知道,这张老脸可就丢死人了,所以没有答应他。」 张嫂看了眼沙发上两兄夹着许妈正操得欢,便对姑嫂俩、刘大妈和涂大妈说道:「许妈和他们两兄操得正欢,咱们也不能闲着,你们四个还不快脱了衣裙,咱们五个老姐妹先相互玩一玩,两位少爷干完了许妈自会来干我们的,我和刘、涂二位大娘早已体味过被两兄夹着操的滋味,高大妈姑嫂想来还从未体验过,一会让兄俩先操你们姑嫂吧,让你们尝尝这『夹心三明治』的绝妙刺激,保证你们尝过之后就会终生难忘!以后定会乐此不疲!」刘、涂、高、岳四妇纷纷开始脱衣,高、岳姑嫂俩的眼睛不时向客厅四处张望,略有害羞。 张嫂扭动着前凸后翘的肥白胴体,双手在自己四十二寸的大奶子上撚弄着两粒紫色的大乳头,淫笑着对姑嫂俩道:「大门已锁,今晚上这整个府里的丫鬟老妈子都会脱光了到客厅来一起玩,高大妈和岳大妈不必害羞了!」姑嫂俩仍有些不习惯,毕竟两人一直都只在王欢一人面前脱光,露出她们也感到有些丑陋的逐渐衰老的裸体(高家秀年已六十八,岳定莲也有六十六岁)。 在她们看来,自己年华已去的鬆弛乳房和皱皮满是的圆鼓肚腩,以及长着灰白色阴毛的老阴户,都羞为外人所看。 当初王欢泡她们姑嫂时,她们十分羞露自己衰老的裸体,怕王欢见了她们衰老的皮肤、鬆弛的奶子、花白的阴毛、下垂的老屁股时会提不起兴趣!哪知王欢对她们姑嫂说就喜欢她们那久经风雨的老裸体,他觉得她们那老裸体有另一种让他癡迷的夕阳之美,美的灿烂,美的浓艳!这种美是她们六十多年所经风霜岁月的一个浓缩,是少女少妇永远也无法比拟的美!当她们姑嫂俩赤裸着饱含岁月磨练的老裸体时,王欢被她们的夕阳之美感动了,他粗大的鸡巴膨胀得比任何时候都大!他贪厌的观赏和玩弄着姑嫂俩的老裸体,亲她们鬆弛下垂的老乳房,扒开她们长满灰白阴毛的老阴户,将大鸡巴插进去感受那两口古井浓郁的岁月风情!他就用他那年轻而硕大的鸡巴,不停的轮流插入姑嫂俩的老阴户和老屁眼里,贪厌的感受着那夕阳的美丽!姑嫂俩被王天的真诚感动了,她们以精湛的床技和王天共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从此,只要王天在她们姑嫂的房内,她们便不会穿衣服,两老一少整天光着身子,一有机会就疯狂的作爱,连吃饭上厕所都不停止。 王欢唤起了姑嫂俩的第二春!姑嫂俩终于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手掌不由自的挡在长满灰白阴毛的老阴户前。 她们发觉,客厅里的女人除了许妈的年纪稍大外,就属她们姑嫂的岁数最大了!张嫂四十六岁,算是最小的,身体自然也是雪白肥满,乳耸臀翘,正当盛年时!刘大娘四十八岁,虽是农妇,但因她常年干体力活,又十分吃得,略黑的熟透胴体肥壮结实,两个光油油的大奶子如两只大木瓜掉在胸前,虽也有些下垂,但鼓鼓胀胀的并不鬆软,小腹微凸并无太多脂肪,高肥的阴阜上一溜黑色阴毛延伸至腿缝,两条光滑的大腿结实健壮。 涂大娘五十三岁,同样有着健壮结实的胴体,皮肤油光光的比刘大娘还黑些,身材略比刘大娘高大,两只奶子也不小,只是更加的鬆软下垂,黑黑的两只大乳头特别粗长,小腹脂肪堆积,凸浮圆滑,阴户宽大鼓胀,阴毛较少,零星分布在肉鼓鼓的大阴唇两旁。 高家秀姑嫂见客厅里的老妇,包括许妈,虽也身体已呈衰老,但阴毛都是黑色,而她姑嫂年纪虽大些,但皮肉的光滑程度和奶子屁股的鬆弛下垂却也未必就比许妈她们差多少,可就是姑嫂俩那老阴户上的阴毛都已经花白,和她们那花白的头髮相映成趣,这使姑嫂俩觉得觉得自己显得很老,她们奇怪许妈头髮也已花白,但她的阴毛却又黑又粗。 难道是姑嫂俩生子过多伤了气血,所以阴毛容易变白!姑嫂俩都是多产妇女,高家秀生有两女两子,现在她早已有了孙子和外孙,当了奶奶和外婆;岳定莲也生了四个女儿,外婆也已当了好久。 儿子女儿虽常来看望,但对于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寡妇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她们虽都已上了年纪,但身体机能和心里都迫切需要健壮的男人来安慰,在肉体上和心里上还需要性爱的滋润。 但她们身为奶奶辈的老寡妇,又如何对子女启齿,又怎会有男人会喜欢她们这种年华老去的老妇!要不是遇到王欢这种喜欢老妇的少年,她们姑嫂俩真不知还要经受多少寂寞空虚;渡过多少个性慾难捺的夜晚。 儘管她们的奶子已鬆、屁股已垂、阴毛已花白、月经已绝,但她们的性慾却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强烈,那乾涸的老阴户更需要男人的阳光雨露的滋润。 张嫂见姑嫂俩仍不好意思的用手遮住阴户,不禁笑道:「二位大妈还用手挡着阴户做什么,大家都是光着身子,相互看看嘛。」 高家秀红着脸说道:「我们姑嫂的身子最老,连阴毛都已花白了,挺不好意思!」张嫂哈哈笑道:「阴毛花白了有什么希奇,上了岁数的女人很多阴毛都会变白,你们姑嫂的白的还不多,我们孔府里有好多老妈子岁数比你们小得多,但头发和阴毛白得更厉害,我们孔少爷最喜欢的芳妈妈才五十一岁,但头髮和阴毛已全白了,孔少爷还最喜欢玩她那长着白色阴毛的老阴户呢!」刘大娘也道:「其实妇人的阴毛变不变白,要还是看各人,我们村的老寿星袁奶奶,都九十八岁了,不但身体健康,奶子屁股也圆鼓鼓的,老阴户上的阴毛更是一根都没变白,仍是黑油油的好茂密的哩!」岳定莲很有兴趣的问道:「那……那位袁奶奶还能和男人玩吗?」刘大娘笑道:「她不但还能和男人玩,而且胃口还不小哩,一天要和男人搞两三次呢!」岳定莲不信的道:「吹牛,她那么老了,还有哪个男人肯搞她?」刘大娘脸有些红的道:「我们那山里的人家,自古以来都有个习俗,就是各家的儿女在过十五岁的成人大典那天,儿子必须与家中的所有女性亲属交,包括自己的奶奶、妈妈、姐妹、以及前来祝贺的婶婶、舅妈、姨妈、表姐妹和堂姐妹等女性亲属,女儿则必须让家中的所有成年男人轮流操过,当然也包括爷爷、爸爸、兄和前来祝贺的叔伯兄们。 成年大典后的儿女们以后就可以随时和家中的任何一个亲人交欢!在我们山里,年纪越大的女人,就越受晚辈后生们的喜爱,不单是因为她们生育了众多的儿女德高望众,还因为她们有着特别丰富的欢经验和技巧。 晚辈后生在她们身上不但能享受到熟美的肉体和快乐欢美味,而且还能从她们那里学到很多和女人欢的技巧和方法,经验丰富的老女人们是才成年的后生晚辈们最好的性爱老师!所以,像袁奶奶那样在全村都是德高望众的祖奶奶级人物,自然是全村后生小伙子们最崇拜和最喜欢与之交欢的老妇之一了。 她自己的孙子和重孙子就特别喜欢去操她的老穴,一天到晚都缠着她在床上玩,对自己的姐妹或是村里年轻的妇人却偶尔才操一操!「岳定莲讚歎道:「想不到你们山里还有这样开放的习俗,在你们山里当个老女人可真幸福呀!」张嫂也歎道:「那里真是我们女人的天堂!不过,你们山里家家乱伦混交,儿子操老娘、兄操姐妹、孙子操奶奶、侄儿操姑母、爷爷操孙女等这些乱交,山里又无很好的避孕措施,生出的子女辈分不怕乱了套?那不是一片混乱吗?」刘大娘红着脸道:「我们山里不像城里有这么多的各种消遣玩乐的地方,农活忙下来,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男女老少们除了男女这档子事儿可以好好乐一乐外,还能玩什么?家家忙完了农活,空闲时就全家男女老少脱光了衣服,在大炕上做那男女乐事。 山里虽没有城里这么多的避孕措施,但我们山里的女人却有自己的避孕方法!山里有一种我们叫着『鬼打胎』的果子,这种果子只要在欢之前吃上三个,任你妇人让多少男人操入射精,都不会怀孕,只是这果子有一样坏处,如果长期吃食,就会从此再无生育功能。 所以一般都是年岁较大,已生有四、五个儿女的中年妇人才吃它来避孕,即使从此再无生育,也无所谓。 所以我们山里的妇人到了四十八岁时,大多都已无生育了,这样和男人操穴,就更加的无所顾忌,任那些后生们在骚穴里射多少年轻的精液也不会怀孕了。 这也是那些后生小子喜欢操年纪较大的妈妈辈妇人的另一个原因吧!山里人淳朴憨直,无论是爸爸和女儿操出来的儿女,或是妈妈和儿子操出来的儿女,辈分都依女方算。 比如妈妈生的儿女,不管是爷爷操出来的还是儿子或孙子操出来的,都算妈妈的儿女辈。 因为整个家人亲属都在相互乱交,同一天中,妈妈可能和公公、丈夫、儿子或是孙子以及其他亲属发生性关係,一旦怀孕,又怎能确定是谁的种呢?所以只依女性辈分来排辈是最好不过的了,这样一来,辈分就不会乱了!「(关于山村里的淫风异俗,荣儿会在另一书《山村春情》中会详细描写。 )张嫂道:「好呀,刘大娘,你们山里可真是个世外桃源呀!你和涂大娘却为何又要出来打工呢?」刘大娘歎道:「哎,山里面除了性的习俗开放以外,人们的生活却是很贫穷的,吃穿住行都和城里天差地别,连电灯都没有,晚上大家只有点着油灯在大炕上玩乐,若是没有一家人男女交欢这唯一的快乐的话,我们山里人可真不知怎么活下去!就因为贫穷,所以山里人才苦中作乐,有了这些开放的习俗,整个村子里不但家家内部乱伦群交,而且家与家之间也经常聚在一起相互乱交玩乐。 即使这样,村子里的贫困依然使各家不得不在每年初,总是让家中的壮年男人或是女人外出,来到城里打工挣些钱来补足家用。 在这里幸好遇到王少爷和孔少爷,他们不但时常和我们两个山里农妇交欢玩乐,已解我们远离家乡的寂寞和旺盛的性欲,而且还常常给我们很多钱补贴我们家里。 家里的亲人都十分感谢他俩,还要我们去时一定请王少爷和孔少爷到我们山里去作客呢!山里虽然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贵客,但山里的女人健壮开放,虽不及城里女人的细皮嫩肉,但热情骚浪却不比城里女人差,可以让两位少爷尽情的享受我们山里女人的大胆多情。」 张嫂喜道:「好呀!少爷去时,也把我带上,我也好想体味一下山里粗壮的后生子对老妇的热情!」高家秀姑嫂俩也听得嚮往那具有原始风情的山村了,也同声道:「欢儿要能带我们去就好了!」这边孔泉和王欢一边操着许妈的阴户屁眼,一边听着张嫂和刘大娘与高家秀姑嫂的对话,此时,孔泉忍不住道:「好!学校放暑假时,刘大娘和涂大娘就要山里去,到时我和欢哥就带着你们这些骚妇和两位大娘一起去,到时你们让山里那群粗壮的壮小伙操得穴肿屁眼翻,连路都走不动,可别怪我和欢哥呦!」他说着话,大鸡巴仍不忘向许妈的老阴道里狠狠的操。 王欢也大力的在许妈的老屁眼里操着,说道:「高大妈和涂大妈真想去,到时我带你们去就是了,不过你们俩可要向你们儿女请个长假,以免她们怀疑。」 高家秀道:「我们就说去郊游,她们不会怀疑的。」 张嫂笑道:「好了,说了这么久,我们这些老妇们也要相互了解一下呀!」她双眼色兮兮的看着高家秀姑嫂俩的裸体,盯着两个灰白阴毛的老阴户,舔了舔红红的嘴唇。 高家秀姑嫂被看得心中一颤!刘大娘和涂大娘笑了笑,刘大娘对高家秀姑嫂道:「两位大姐可否相互舔玩过对方的身体?」高家秀老脸一红,道:「欢儿常让我们姑嫂相互舔阴户给他看。」 张嫂笑道:「这就对了,现在我们五个老妇也来相互舔一舔,大家对彼此的身体都熟悉了解些,其实,女人和女人玩,也能达到性高潮的呦!」刘大娘道:「是呀,反正兄俩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把许妈操够,我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老姐妹们相互玩玩,反正以后大家都是这兄俩的女人,在一起玩乐的机会很多,是该好好了解了解。」 张嫂笑道:「上在宾馆我和刘大娘涂大娘已经很了解了,两位大娘阴户和屁眼的味道我至今还没忘哟。」 刘大娘笑道:「你和芳妈妈的阴户和屁眼也让我和涂大姐舔得浪水直流,兄俩的两根大鸡巴分别夹操你和芳妈妈时,都觉得很轻鬆就操进去了,还夸我和涂大姐的口技好呢!」孔泉插嘴道:「对呀,你们五个快相互把阴户和屁眼舔得水淋淋的,一会我和欢哥给你们前后夹击时,就会操起来很滑爽。」 王欢也笑道:「说不定,经你们相互舔了后,你们那屁眼不用润滑剂都很滑润哩!」两人此时相互换了位置,王欢将大鸡巴从许妈的屁眼里抽出来,用张嫂递来的湿毛巾把鸡巴上的许妈屁眼里带出的肛液清洗乾净,孔泉也从许妈的老阴道中抽出了鸡巴,然后由王欢坐在沙发上让许妈把大鸡巴套进去,孔泉则成了臀后将军,把鸡巴由老屁股后操进屁眼里。 许妈已被操得高潮不断,她浪叫道:「你们兄俩换来换去,真要把老娘的阴户和屁眼给操烂呀……」其实,她心里很希望两兄换位,她屁眼虽尝到了王欢超大的鸡巴胀满,阴户却还没有尝到,孔泉的鸡巴虽大,但比起王欢的鸡巴来还嫌小些,此时换了位置,王欢的超大鸡巴操宽鬆的老骚穴,孔泉的略小些的鸡巴操略紧的老屁眼,大小对路正好适!被兄俩夹着又狂操来下,许妈的老骚穴和老屁眼就已招架不住,呼天抢地的浪叫求饶:「哇~大鸡巴少爷们……老穴浪死了……被操翻了……哎呦……老屁眼也要操暴了……啊……操死老骚货了……快停下……老骚货爽死了……饶了老骚货一条命吧……去操张嫂她们……「王欢和孔泉操得正快活,许妈的老骚穴和老屁眼实在太好玩了,操进去爽毙了!兄俩见她叫的越浪,反而操得越狠。 孔泉挥动着双手在她的肥大的两个老屁股蛋上拍打着,大鸡巴每次都是连根抽出老屁眼,马上又连根操进老屁眼里,他感到比起开始操她宽鬆的老骚穴时的感觉味道又有不同,许妈的老屁眼真的是个妙物,鸡巴在里面越操越滑爽,屁眼内的肛液果然是越操越多,还顺着大鸡巴的出入往外流!王欢的大鸡巴操在她的老骚穴里,虽觉穴内宽大鬆弛,但正好使他的超大号鸡巴可以尽情在里面挥舞沖捣,任意突顶,老穴心子不断的被大龟头冲击,好多次都差点顶进已绝经水的老子宫内!张嫂和刘、涂二妇以及高家秀姑嫂已在地上相互摸乳舔阴缠在了一起。 高家秀姑嫂俩此时已躺在地上,大分两腿,将姑嫂俩那长满灰白阴毛的两个绝妙老阴户亮出来,张嫂贪厌的以69式趴在高家秀的身上,双手拨开灰白的阴毛仔细玩赏着毛下麵那紫黑的「老肉贝」,舌头舔着六十八岁的「老贝肉」及里面的老阴珠,只觉骚味醇厚,果然是年代久远,妙不可言!张嫂那光滑浑圆的大屁股也翘在高寡妇的脸上方,把个肥嘟嘟大肉穴亮在高寡妇的眼前。 高寡妇被她舔的快活,也伸出双手玩弄着她的大肉穴,舌头也舔着穴口的肥大阴唇和大阴核。 高寡妇的小姑岳定莲那也是长满灰白阴毛的老阴户,正被刘大娘扒开两片紫色老阴唇将舌头伸进老穴里舔弄。 而刘大娘的老黑穴被涂大娘的嘴贴盖着,涂大娘又把黑红健壮的老屁股贴到岳寡妇的脸上,岳寡妇当然也玩弄着那黑红的老屁股,把嘴含着涂大娘那两片紫黑发亮、异常肥大的老阴唇吸舔。 三个老妇首位相接,各自舔玩着对方的老阴户,不亦乐乎!客厅里一片淫声浪语,景像淫乱之极!老奶子老屁股满地晃动,五个纠缠在一起的老妇不但相互舔玩对方的老骚穴,而且也开始舔弄对方的老屁眼了。 「张大妹子,使劲舔进屁眼里……对……进深点……」高寡妇一边将舌头也深入张嫂那紧实的屁眼里舔玩,一边浪呼着。 「唔……高大嫂你的舌头也要在妹子的屁眼里使劲舔呀……」张嫂从高寡妇的屁眼里抽出舌头应道,马上又舌头一硬,顶进屁眼里继续舔玩。 岳寡妇和刘、涂二位大娘则都是埋头苦干,各自的舌头都在对方的屁眼里快速的进出。 不一会儿,五个中老年淫妇都已相互将对方老骚穴和老屁眼舔得浪水四溢,只等着王欢和孔泉两支年轻的大鸡巴来充实了。 王欢和孔泉已将许妈操得只有呻吟声了,老阴户和老屁眼都已被操得十分狼狈,真的是唇翻屁眼开,许妈的高潮已不知来了多少次,她实在玩得太爽了!孔泉笑道:「欢哥,许妈的风味怎样?」王欢把大鸡巴又在许妈的子宫口连顶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你就像那一把刀